粽子-更文好难啊好想打游戏

—无心更文,脑子里全是脑洞
—最近就放放练笔什么的
—事实证明,如果不经常写文,你连一千字都写不出来

Don't you even have a heart?

你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它是温暖的、有趣的还是可爱的?亦或是冷漠、残酷和可怕的?
每一颗心对于这个世界都有着自己的评价,人们说心就是灵魂,它们驻扎在人类的身体里,靠着有机体运作供给的养分存活,它们如同一个精密的仪器,不断评判着躯壳的所闻所见,它们又像是一个个大型U盘,存储着经历的一点一滴。
我的工作就是收集这些U盘随后将评判数据汇集到宇宙的总网络里,用无数的不同的感受填充这浩淼的宇宙框架直至填满……哦,如果你想问填满以后会怎么样,对不起甜心...

小、小男孩谈恋爱真真真真真真可爱!!!!!!完全把持不住!!!!

【Paperhat】标记

-复健产物
-难得一次写的是BH的主视角
-非、非常ooc,我对不起黑帽大人(自愿献出灵魂😂)
-一个非常隐秘的Paperhat向短文
-灵感来自某个妹子的po,看见Bh掐博士突然就想到的
-感谢食用(❁´ω`❁)

人类的咽喉是纤细的。

不同于粗糙的外星怪物的皮肤,人类的皮肤光滑细腻,所以他总是想着哪天订一套人皮家具,就请那些崇拜他、喜欢在他雕像摆放残肢断臂的亚马逊族提供原料,然后再去毕宿星系找一个老朋友和他聊聊关于邪恶与艺术的融合。

人类的骨头是脆弱的,只要他一不注意,那些属于人类的枝干就折断了,和树枝没什么区别,然而人类却因此感到痛苦,弱小的种族也在痛苦中学会恐惧和自恐惧中产生的...

关于Villainous剧情的猜测

之前好几集虽然说都是教人如何做一个好反派的以及评价一个反派的能力的,但是最后基本上BH他们说的作为例子的人物都被抓起来了,之后再看新的一期关于下属假期的视频,从后面Flug的镜头插进来以后可以看到有很多其他的恶人的下属(?)也被抓了过来。

再比如前几集BH阅读的报纸上都按照动画发展登出了各个反派失踪的事,当时我就眉头一皱,再加上BH说他有事情要忙……

我觉得BH很可能要搞事情啊。

布鲁斯·韦恩经常做梦。
一个疯狂的蝙蝠侠的梦境能有什么欢乐的事物?在黑暗中扭曲压抑的尖叫和窃笑折磨着做梦之人,这是安眠药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而物理上睡眠给予的安逸和舒适让梦的痛苦放大了十倍。
他需要睡眠,但他不想做梦。
他也有试过通过类似梦境控制的方法来减缓这酷刑,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地掌握做清醒梦的办法的。
他总是在快要成功的时候被无名的力从安全的低谷推至悬崖峭壁的边缘,人类天生的对于高度的恐惧让他的心跳加速,这和在现实中站在高楼上看着脚下人来人往不同,当他凝视着悬崖的底部的时候,他有预感自己将会粉身碎骨,而他对于这样的结局束手无策。
只要再轻轻推他一下,他就会去往地狱。
然...

什么时候里昂才会和艾达结婚呢( •̥́ ˍ •̀ू )

一直很遗憾自己不会画画,有很多的场景在脑子里想得好好的,因为笔力问题老是写不出原来的那种感觉,也不会有画面的冲击感,就很难受(;_;)

【Villainous】信仰

-警告:本文存在血腥以及关于xie教的描写(请勿模仿????)
-Flug单箭头BH
-关于最后Flug的姿势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鞠躬了
-又是一篇不直接描写BH和Flug的文(你看看你写的还是同人不)
-以及感谢留评论的小天使们,给你们比心心

“吾主仁慈,他若要召唤随从,我定从人群中走出,服从他的命令。”

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尼古丁缓和了脑中绷紧的神经,他再一次看向摊在桌上的卷宗,这个月的第十一起,每一具尸体都破碎不堪,根据现场留下来的痕迹来看,这很可能是出于宗教目的的屠杀,但是在这个时代真的还存在活祭吗?他闭上了眼睛,那些鲜血淋漓的肢体和诡异的符号迟迟不能从脑中消失;最后一个受害者,海琳娜,最...

【Villainous】妄想

-一个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怎么提Flug和BH的故事
-隐藏的cp向:BH/Flug
-脑洞一时爽,写出来就是逼人火葬场

她透过那些铁色的栏杆之间的缝隙看见了被关起来的人,他一动不动地坐在破旧不堪、翻着旧棉花的床垫上,听说之前头上戴着一个头套,后来被守在这里的叔叔们扯掉了,他一直看着牢房里的墙壁,不像别的人,他一直看着那些发霉的角落,从不回头,她只能看见他消瘦的身影,白色的长长的像袍子一样的外套上也站着黑色的污渍,他肯定不像她一样,衣服脏了可以脱下来让妈妈拿去洗,事实上,他甚至和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什么接触。
她记得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的时候,走廊上有很多的人进进出出,有叔叔喊着,“把他带到这里!!在这里那...

【Kenman】童话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配对:Kenny McCormick/Eric Cartman
—Kenman粮真少,在南极圈瑟瑟发抖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两个王,一个是西边的人类王国的巫师王,一个是东边森林里的精灵王;两国就国土问题经常交战,连年的战争让人民们痛苦不已,但是这并不能让双方的统治者动容。
东边的精灵王看不惯巫师靠奸诈的计谋爬上了王座,西头的巫师每次见着森林就想着什么时候把那儿据为己有。
说白了就是两方互看不爽,等着别人来讲和又怕自己主动了就先吃亏。
有一天来自远方的信鸦来报,圣骑士手持信件慌乱地冲进了国王的主厅,“艾瑞克!信鸦来报!”“什么?!哈哈我就知道凯尔他撑不住了来讲和了!”巫师王坐在王座上,...